oxhry

不要关注

@空桑管理司 太极好帅!!!!!!!决定去吃一下芋泥(摇摆

爱情这种东西,光是想到要与他拥抱都觉得恶心


天上有个长了眼睛的太阳,因为太亮我不敢看它,但是它随时都监视着我


做不到他们那样优秀啊……怎么也想不出来啊…究竟是怎么做到的,为什么我就不行啊(哭了


西雅在收拾东西的时候,余光瞟到了雾霁出教室的身影。“这人又去洗笔了吧。”西雅这样想到,刚上课的时候好像隐约听到她要和其他人去吃饭,到底去不去,倒是说一声啊。西雅平时最讨厌的事情,就是等人,经常因为等别人五分钟而生气一整天。虽说这五分钟也干不了什么,但就是莫名的很生气,气得想要揍人。雾霁悠悠地回来了,她说她跟别人有约了。虽然早就猜到事情的发展,但一听到这么说西雅就在悔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收拾完直接走,偏要软一下心等那两分钟?自己这么在意她,可她呢?真是一点情商都没有,让人恶心。以后再也不等她了!!绝不!!西雅在去食堂的路上越想越气,自己怎么经常就因为这几分钟而久久不能释怀呢?果然看不顺眼的人做什么都很恶心。这要是换作青乾的话,等他半个小时我也不会生气啊。下次我收拾完直接跑!管你那么多你在哪吃饭关我屁事!估计是因为生气,西雅的脚步越走越快。

“算了,谁让我宽容大度呢。”西雅看着满盘子的鸡肉牛肉这样想到。

本是担心你才给你打电话,结果你故意绕圈子不肯说。真是一通没有意义的通话。求你晚上别来找我了。

能随时都拥有的东西就只有自己了,身边有再多的人都不会跟我一起走到最后,寿命这种东西要怎样才能变得跟筷子一样齐呢?大概能理解到一点殉情的诱惑了。但是我选择独身一人苟活于世。玩够了的时候也可以不留痕迹的告别,像小人鱼化成的泡沫一样透明。

把线放在水里喝进去,然后再从外面把线扯出来,让喉咙觉得自己在被拉扯。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的游戏。

真想溺死在全是虚荣的梦里,不想面对每次醒来从天堂落入地狱般的失落

讨厌含含糊糊,讨厌犹豫不决,讨厌迟迟不做决定,讨厌决定了的事情突然改变,讨厌麻烦的我